你的位置:首页 > > 侦探资讯

法律兼顾道德,法官不支持婚姻外遇得利

2019-05-01 点击:182

烟台外遇调查:写了欠条,就该还钱,这在法律上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烟台女子吴小敏手拿欠条讨债时,却被要求“请先证明你有钱……”

  “杨总,您还记得有张欠条在我手上吗?”

  2012年7月,原大庆油田工人,后开办商贸公司的杨州正在医院休养,突然接到了索债电话。杨州时年51岁,于两天前在医院做了胆囊摘除手术。比他大一岁的妻子赵凤云在当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女儿倩倩在上海读大学。

  打来电话的是吴小敏。2007年1月的一个周末,杨州参加朋友聚会时,认识了32岁的吴小敏,两人越走越近,后来发展为情人。2008年8月,杨州开车和吴小敏去黑龙江林甸县泡温泉,两人在高速上谈话之时,车子不小心撞到了路中央的护栏上,两人陷入昏迷,婚外情也意外曝光。

吴小敏的丈夫孙文军坚决离了婚,并让吴小敏净身出户;杨州的妻子赵凤云,则选择了隐忍:只要丈夫不再与吴小敏联系,她可以既往不咎。

  在众亲友的规劝下,加之考虑到正在读高二的女儿倩倩,杨州

在电话中,吴小敏告诉杨州事情的原委:儿子亮亮即将小学毕业,她和前夫很想把孩子送进重点初中,因为小学升初中实行属地管理,必须有户口才有入学资格,所以,她想买一处学区房。她提醒杨州:“你当年给过我承诺,欠条我可是一直都留着了。”一听这话,杨州不快地回答:“我们已经是过去式,欠条是怎么回事,你心里非常清楚。你们孩子的事,请你们自己想办法……”

  因为杨州不出资,亮亮的重点中学梦成为泡影,吴小敏一气之下将杨州告上了法庭,宣称要为自己讨公道。

  2012年12月初,大庆市胡路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在多次调取证据、三次开庭后,于2014年下达了一审判决:杨州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知自己出具欠条的行为所承担的法律后果,且他又在出具欠条后,给付过吴小敏8.5万元,对两人之间的借贷关系进一步予以佐证。法院判决:杨州一次性偿还吴小敏借款17.5万元及利息。

  本来,杨州一直没有将打官司的事情告诉妻子;法院判决后,他只得将事情详情告诉了赵凤云,包括分手之际给吴小敏买房、资助吴小敏8.5万元现金等等细节。赵凤云听得目瞪口呆、眼泪涟涟。沉吟良久后,她斩钉截铁地说道:“这17.5万,我给得起,但我不能给。

 她破坏了我的家庭,还来强逼你给钱,任何一个维护家庭的妻子都不该接受这样的结果,我希望你上诉,用法律还我一个公道和尊严!”

  杨州聘请了黑龙江省庆大律师事务所主任李贤伟代理二审起诉。他的要求非常明确:我出轨已经给家庭造成一次伤害了;我如果再给情人钱,那就是对家庭的经济和家人的情感第二次伤害。虽然我写了欠条,但法律不应该支持这种出轨获利的行为。李贤伟认为杨州的质疑和诉求,有极大的社会和法律意义,遂代理了这起案件。

  2015年4月,吴小敏与杨州的债务纠纷案在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李贤伟律师出庭应诉。他提出质疑:借贷关系成立的前提是,借款方要有能力给付钱财,可2008年,吴小敏刚离婚,净身出户,根本没有26万元的积蓄,而当年,吴小敏所有的银行查询资料中,没有一笔超过3万元。他掷地有声地对吴小敏说道:“所以,请先证明你有钱!”

选择了与吴小敏分手。为了表达自己的愧疚,他花24万多元首付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给吴小敏安身。当吴小敏含泪恳求杨州离婚娶她时,杨州又承诺:我再给你26万,凑足50万。但当时,因为婚外情曝光,赵凤云已加强了对他的资金监管,买房的24万已是杨州想尽办法挪用出来的,一时间无法给吴小敏26万现金。

  于是,杨州给吴小敏写了一张欠条:“欠吴小敏26万元整,两年内还清。2008年11月3日。”后来,杨州又给吴小敏打款8.5万,并短信留言希望她好好生活。这之后,杨州就没有再和吴小敏联系,欠条一事也被他淡忘……

 对此,吴小敏先辩称从另一个情人老板那里弄了30万元,后又请前夫孙文军出庭作证借给过吴小敏20多万,但因吴小敏不愿供出另一个情人的姓名,她与孙文军的借款又无银行记录佐证,都被法院驳回。

  至此,李贤伟律师辩护道:“在法律无法证明借贷关系真伪的情况下,法庭能不能从维护社会公德的角度,判定借贷行为不成立,从而保护一个家庭来之不易的和谐,也从倡导良好社会风尚的角度,制止这种利用婚外情得利的行为!”

  李贤伟律师的陈词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最终,法院二审判定:仅凭一张欠条,无法证明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或其它经济关系,故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无法确认。

  历时3年的诉讼终于结束。李贤伟律师认为:手拿欠条,也不一定能主张权利。吴小敏无法证明自己有借款能力,这是法院最后判定借贷关系不成立的重要原因。在讲求法律事实的情况下,法律如何兼顾社会公道,这起诉讼案无疑做了有效和正面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