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 侦探资讯

温州侦探调查:男子口述十年婚外情终成路人

2020-08-29 点击:40

 温州侦探公司网讯:艳红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能从人群中挑出的女孩,她的话很少,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经常看见她半夜起来做餐包,一个人坐在那里,沉默的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青年男女之间,往往是男的比较活泼一些。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艳红,陪她说说话,故意大声唱歌逗她笑,还拉着她上街洗洗头,买买东西。艳红总是被我逗得很开心,我们的手常常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很快,那种说不清却又摸得着的东西在我们的心底潜滋暗长了。

  有一天,我们敞开心扉说了很多话,我这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然而她口中所描述的老公威黎(化名)让我大跌眼镜,这个人在1994年因为行骗被判刑6个月,是艳红耗尽打工的全部积蓄才保出来的;然而1995年他去武汉打工时,又和一个小姑娘发生了关系。劣迹加上背叛,我终于明白了艳红终日愁眉苦脸的原因,同时我也深深爱上了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其实,这个时候我也已经有了老婆。她是一个对我忠诚却偏偏又泼辣蛮横的女人。我当初之所以和她结婚,只不过想找个人照顾我多病的老母亲,那种夫妻间的情爱却很淡薄。

  没有顾忌世俗的眼光,也没有多考虑我们各自的家庭,我和艳红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我相信这份感情才是我需要的。

  但是好景不长,老板很快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手下的员工居然谈起了恋爱,这是不允许的。在老板的压力下,我不得不离开了A市,到武汉打工。

  我以为再见不到她了,谁知,1997年下半年,艳红竟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合作闯荡,两个奔波情人

  美好的东西总能让人记忆深刻,就像陵成为艳红辛苦奔忙的这几年。他用很快的语速讲述着,回忆是那么清晰。从武汉到A市,从A市到B市,地点一个个变换着,陵成劲头十足地挑战着一个又一个商业难关,追逐着一个又一个的赚钱机会。他不时叹着气说:“我把感情放在她身上,她成了我这么多年来奋斗的动力。”

  原来,我离开A市没多久,老板就关了面包店转了行,艳红失业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武汉投奔我。但是我们在武汉的生活非常拮据,最后她不得不和我分手回了老家。

  但不久后她又来找我,这一次她还借了一些钱出来。她要我和她一起回A市开面包房。她说她只愿意依靠我,相信我的能力能够帮她过上好日子。于是,我们回到A市,艳红做起了老板,而我心甘情愿为她“打工”。

  运气还是很照顾我们的。不久生意就有了起色,从最初开始交不起房租,到1997年底开始盈利,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这期间,艳红的老公威黎又因为连续两次诈骗再次入狱,艳红干脆把儿子也带来和我一起住,于是我开始照顾起了两个家庭。

 作为男人,总是想到外面闯荡一番干更大事业的,我也不例外。当A市生意稳定之后,我带着4000块钱去了湖北B市,结果惨败而归。艳红没说什么接纳了我,继续合作。艳红是个很体贴的女人。记得有一次我患了咽喉炎,她不但跑到老家去买药给我治病,还把我带回老家求医,尝试了很多偏方,费心费力。我们的生意好了,我觉得我们的感情也更加牢固。

  那时A市已经有了很多面包房,我们便开始学习制作烤鸭来应付逐年加剧的竞争。生意场是残酷的,虽然艳红买了房子也有了积蓄,但越来越难做的生意让我萌生了再次出击的想法。2005年,我回到了老家开烤鸭店,没想到生意奇好,很快我就有了几万块的收入。

  就在我为打开了局面而兴奋的时候,威黎出狱了。这时艳红找到我说,你和老家的老婆离婚,我们结婚吧。

  十年一梦,终成分飞陌路

  我没有答应艳红的要求。虽然我和我老婆之间没有感情,但她始终忠心耿耿地等着我回去,从不对我有半句怨言。而且我们的孩子年纪也小,现在离婚对孩子伤害很大。我反问艳红:“你老公那么对不起你,你为什么不先和他离婚呢?”她却沉默不语。

  过了一阵子,艳红突然又来找我说,威黎现在想干一番事业,想要她回去帮忙。我很明白威黎是“骗你没商量”的那种人,但是我又很可怜他刚刚出狱,想见妻子孩子的那种心情。于是我要艳红好好回去帮他,能重新做人干出点名堂来那是最好。

  我也担心过艳红这一去就不回了,但转念一想,威黎曾经那么对不起她,而且我们之间也已经有差不多十年的感情,谁更负责,谁更能给她好生活,谁更爱她她会不知道?所以我放心地让艳红回到了她老公身边。

  陵成在讲述这番心情的时候理直气壮,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只是个情人,却仿佛他才是艳红的老公,要在情敌面前显示自己的宽宏大量一般。也许正是这种错位的理解,让这段本不该产生的爱情最终分飞陌路。

  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到老公身边的艳红竟然开始动摇了。她给我打电话来说,深圳那边有人请威黎过去做事,她也要跟着去。我随口就答应了。但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艳红并没有去深圳,而是和威黎在武汉开了一家店!我打电话去质问艳红,可她告诉我,威黎曾苦苦地哀求她,说不愿意自己的妻子跟着别人,而且保证一定重新做人。她心软了,又回到了威黎身边。

  我痛苦极了,十年心血就这么白白花费,被愚弄的感觉让我怒火中烧。我在心里反复揣测着她变心的原因,是我们生意上的矛盾?是为了不伤害她年纪尚小的孩子?还是为了生计考虑?我想来想去都想不通。

  直到现在我来讲述这段感情,我依然相信我们两个是相爱的。虽然我还不明白她突然变心的原因,但又能怎样呢?

  陵成特别跟我谈起了他给威黎打电话的事情。他要威黎做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而且表白说,哪怕艳红七老八十了,只要她需要,他还会回到她身边照顾她。陵成说得壮怀激烈,只是这些话从一个情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

  说完这些,陵成长长叹了一口气,语速终于慢了下来。他眼睛怔怔地看着门外,就像看着一段本该没有结果的故事戛然而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