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 侦探资讯

温州调查公司我和老婆谈判失败,他最终选情人

2020-10-31 点击:8

温州调查公司我和梓桐结了婚。婚后没多久她就怀孕了。我不想把她一个人丢在老家,怕婆媳关系处理不好,那段时间我在老家附近办了一个小工厂,谁知赔得一塌糊涂。买车,结婚,办厂,盖房子,三年内,我花了30多万,掏空了积蓄,甚至还欠了几万元的外债。那段时间我的压力特别大,也因此经常莫名其妙地发脾气,梓桐跟着我受了很多的委屈,不仅如此,我还出轨伤了她的心。

  梓桐怀孕7个月的时候回娘家了一趟。那时我认识了个洛阳的网友,并且和对方有了一夜情。但我发誓,真的只是逢场作戏,我以为梓桐永远不会知道。当时她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都骗她说是来洛阳找朋友的,直到后来她把一些照片发给我时,我呆住了。看到那些我和网友在一起时的亲昵照片,我无地自容。

  当时梓桐便在电话里向我提出了离婚。当晚我就赶回了老家,我承认自己错了,向梓桐解释对方只是我的网友,而且是刚认识不到三天的一个网友。梓桐不信,说:“要是真的,我就原谅你。”然后我就打开了电脑,让梓桐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尽管里面有些不堪入目的话,但我们真的是刚认识三天。最终梓桐兑现了诺言,原谅了我。

  关于那些照片,事后,我问过梓桐,她说她找温州调查公司把我的手机定位了。我说:“手机定位可以让你知道我的位置,但不可能有照片?”当时梓桐给我的解释是她托洛阳的同学跟踪我拍的照片。

  后来这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梓桐没提过,我更不可能再提。

孩子半岁时,我不想梓桐天天闷在老家,就和她一起来了郑州。这7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我的生活乱了套。我们搬了三次家。刚来郑州时我们租了一套每月600元房租的房子,太贵,而且位置比较偏,后来我们搬到市区,和别人合租,可刚住了没多久,房东就要涨房租,我们只好再次搬家。

  第三次是我自己搬的,搬到第二次,梓桐的心就凉了。她意识到在这座城市里有套房子是多么重要。那时我们俩一起看《蜗居》,每一集都能把她看哭了,我也哭了。我为小贝哭,觉得小贝这样的男人世间少有。梓桐看后和我的感觉不一样,她常笑着给我说:“如果现在谁能给我一套房子,我立马嫁给他。”还说:“老公,要不,咱们离婚吧。我觉得我是你的累赘。我认识你之前,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自从咱们结了婚,我觉得你一事无成。”那时这些话我都当做了玩笑话,根本没当真,可谁知听者无心,说者有意。

  我对梓桐一直很放心,也很尊重她,从不翻她的手机。可就在一个月前,我拿她的手机玩,无意中看到她的手机上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QQ号。刚开始我只是和她开玩笑,要QQ密码,并不是非要知道,但后来她一直不肯告诉我,她越不说,我心里越觉得不对劲,感觉问题严重了。她说:“我不能跟你说,我要是说了,咱俩就必须离婚。”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一脸的严肃。我说:“即使离婚,我也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我俩从晚上10点多一直耗到12点多,那个QQ号的密码到最后梓桐也没告诉我,但她却给我说了一个令我更痛彻心扉的事实。她说,在洛阳上学时她认识了一个大她17岁的男人,很有钱,但那男的有老婆,还一直缠着她。我们分手后她失踪的那半年其实是和那个男的在一起。我那次出轨,偷拍照片的人不是她的同学,而是那个男的。也就从那之后,那个男的便乘虚而入,经常和她聊天。她有什么委屈可能不会给我说,但都会和那个男的讲。

  我再也听不下去,疯了般冲出了家门,在外面逛了一个多小时,走了一路,哭了一路。等心情稍稍平静后,我回了家,不管怎样,我要先保住我的婚姻。但我没想到此时梓桐关心的却是那男的会给她在洛阳买什么样的房子。我回去时,梓桐正坐在电脑前,看那男的给她邮箱里发来的洛阳一处房子的资料。

  按说这个时候我该很生气,但我没有,我恳求梓桐不要离婚。我知道梓桐还是爱我的,最终她同意不再提离婚的事。再后来梓桐当着我的面在QQ上和那个男的提了分手,还让我把那男的QQ号加入了名单,她的手机号也停了。

可我们好了也就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办了一件特傻的事。那天我和梓桐因为一点小事闹得有点僵。恰恰就在那天,洛阳那个男的因为一直联系不到梓桐,就把电话打到了我手机上。我完全可以不接他的电话,也就没有之后的事了。当时那男的说他离婚了,想和梓桐谈谈。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把手机递给了梓桐。她出门接了电话,我不知道他们会聊些什么,心跳骤然加速。

  之后,那男的来找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咖啡厅,在间里谈了一夜。刚开始一直是我们两个男的在说,梓桐一直沉默。她那种沉默让我非常害怕,让我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后来我忍不住了,就逼着她做选择。她还是不吭声。而那个男的一直在说:“你说我做不到的我也做到了,我离婚了。你嫌我年纪大,这两年我一直在锻炼身体。”这个话当时我听了觉得很可笑,但可能在梓桐的角度,这些话确实能打动她。

  后来梓桐让那男的先出去了一段时间,她问我:“你确定他在我们以后的生活中不会造成任何阴影?”我回答:“阴影是你制造的,你果断了,可能就不会有什么阴影,你一直在徘徊,就会让我想很多,你对对方有多么留恋。”这些话当时我说得可能语气很重。然后梓桐就给了我另一个选择:“假如我选择他,你恨我吗?”我当时心一下就凉了。

  这时那男的也进来了。我说:“你选吧。”她说:“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选择?我跟他。”我觉得很没面子,没脸再在那儿待。当时我很大方地站起来就走。等我后悔时,回去已经找不到他们了。我立刻给她打电话,她接了,但语气好冷。我让她为了孩子不要离婚。她却说她不可能为了孩子,把她的后半辈子搭进去。

  那晚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梓桐,听她一个要好的朋友说,她跟那个男的去了外地。这事她父母后来也知道了,说就当没这个女儿。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这条路走下去,梓桐一定会后悔。

  激情没了,爱情淡了,但我们之间亲情绝对还有。梓桐的邮箱里,我给她发了封邮件:“老婆,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暂时改变不了我们的物质生活,但我能改掉我的脾气。”可她始终没有回复。但不管怎样,我会一直努力,为挽回我们这段婚姻努力。